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连成子博客

敬天爱人 天道好还 http://hcwy-cz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黑岛见闻  

2006-07-13 17:01:05|  分类: 钓鱼日记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黑岛见闻 - 成子 - 大连成子博客

 

       我和老周、老王、老朱应老丁的邀请,去了庄河黑岛一趟。此行有三层意思:一是会会多年未见的老工友、老钓友;二是看看老丁承包的养殖场是个啥样子?三是试试5月初海边能不能钓上鱼?
        黑岛位于庄河英纳河入海口,老丁的养殖场在黑岛镇黑岛村亮子屯(音)。这儿山峦起伏,偏僻宁静,海阔滩平,空气清新……
        在黑岛的3天里,有许多前所未闻的事儿。

 

一、凉网流鱼,惨不忍睹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“凉网流鱼”这个名词是否准确?但它确实是当地渔民长年使用的一种捕鱼方法。老丁允许我们去海滩里看凉网流鱼,并给我们借来高腰靴子,安排好养殖场人员为我们做向导。
        吃过早饭,我们出发了。退潮的海滩是一望无垠的淤泥,这儿的淤泥由于受英纳河入海泥沙的冲积,稀软且很深,据说有的地方深达1米多。我们被警告不能随便乱走,必须跟着向导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走的路就象山里的羊肠小道,因为走过的人多了已经陷下去,踩出了硬底。说是一条小道,不如说是一条小河更确切些,因为小道里全是海水。我们就这样趟着水,朝着海滩远处支着渔网的地方走去,那就是凉网流鱼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走了很远很远,脚下的小河已变成了大海,海水约有1尺多深,我们来到支凉网的地方。凉网没什么特别的,跟普通渔网一样,只是网眼很小,有几百米长、2米多高,成拐角型迎着潮流支在海滩里,在拐角的交叉处有一个网囊。涨潮时,鱼儿们随着潮水的涨起游到这里,有的被凉网挡住,有的沿着网边继续向前游去,当潮水退下时,鱼儿们又随着潮水退下往回游,当然鱼儿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它们再也回不到大海里去了,只有乖乖地“流”在了凉网里。“凉网流鱼”故名思义,也就是守株待兔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看见有几个渔民正在凉网边上流鱼,收获很差,只有几条可怜巴巴的小鱼和几只小虾爬子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朝凉网的地方数了数,能看见的凉网有几十趟,一排挨着排,很壮观。但我心里并不舒服,这不是要把海里的鱼儿赶尽杀绝吗?,人们为了得到眼前一点儿利益,不惜一切代价,实在太惨酷了!我心想,如此这般“凉网流鱼”,终会有一天,连小鱼儿也会“流”光的。

 

二、筐钓波螺,引君入瓮
       黑岛的海滩上生长着一种海螺状的小波螺,壳黄白色,肉白嫩,味鲜美。因为深受消费者欢迎,经济价值很高,黑岛海边批发价每斤14元。
       这种波螺,当地人称“海刹子”。在我看来,就是我们常说的“海螺波螺”。大连市里有卖的,以前我也吃过它,但却不知道是怎么捞上来的,到了黑岛才知道,原来是“钓”上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钓波螺很简单,用网做一个小筐,扁圆形、中间粗,两头细,一头开口,开口处拴一根皮筋夹一条死鱼做诱饵,放在海滩上,涨潮时,波螺就会爬进筐里吃鱼肉。退潮时,人们把筐里的波螺取出来。我在黑岛看钓波螺时,筐里的波螺数量不多,一个筐里最多能有二十几个,但个头好象大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去黑岛前一天,老丁已经在海里放置了二十几个波螺筐,是专门为我们钓波螺的。当天晚上老丁为我们煮了一小盆,让我们尝尝鲜,我们吃得很开心。老丁说,这叫“喀瓜籽”。

 

三、永远不忘“黑老婆”
       黑岛有一种蚬子,特别好吃,主要特点是肉嫩、鲜美、味道纯正。这种蚬子圆形,外壳四周白色,中间黑色。当地人叫它“合老坡”(音),因为谁也写不出这3个字,所以我怎么也记不住这个名字。老朱说,这个名字最好记,就叫“黑老婆”吧。别说,这个办法真见效,忘了,想想黑老婆,就记住了。
       老丁告诉说,这种蚬子学名叫“青蛤”。大连农贸市场上常有售,也叫“青蚬子”,营养价值很高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,每当我看见青蚬子,我就想起了“黑老婆”。

 

四、生吃虾酱,回归自然
        虾酱,给我的印象是又咸、又臭、又鲜。
       而黑岛的虾酱,我只感觉一个“鲜”字。老丁拿出自己盐的蜢虾酱让我们品尝。还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小罐,让我们带回去给老婆孩子也尝尝。蜢虾是一种非常小的虾,象小米粒那么大。据说制作蜢虾酱非常讲究工艺,虾要干,含水量越少越好。虾要净,不能有杂质。按25%的比例放盐,盐后封缸。过几天待发酵时,每天搅拌一次,直到发酵味消失后为止。然后再封缸。虾酱不断不能有臭味,也不能有外味。虾酱发好后只有一个鲜味,让人一闻,立即垂涎欲滴,想吃,吃一次常想,永不忘记。
       老丁从园里拔来大葱,让我们蘸着生鲜蜢虾酱吃起来。我感觉老丁说得一点没错,味道的的确确鲜美。吃生虾酱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,以前吃过熟的,印象平平。这一次却终生不忘。

 

五、黑岛鸭蛋,正宗名牌
       早知道黑岛鸭蛋挺有名的,市场上可以买到。但是否正宗不得而知。老丁盐了2缸盐鸭蛋,全是的的道道、彻头彻尾的黑岛鸭蛋,个顶个都是在海边渔家收购的,5角钱1个。早饭时,老丁煮了一锅,有30几个。对我们说:“不咸,刚好,给你们当早点。”我一看:“哇!这么大呀?”“6个一斤”老丁接着说,“这还不算大,还有更大的,1个2两多。”我拿起鸭蛋剥开皮吃起来,鸭蛋黄,桔红色,流着一包油,咸淡适中,味道确实好。“真好吃!”老朱边吃边说。
         记得以前,我对咸鸭蛋没什么好印象。咸鸭蛋就是有个黄,其它的味道就是一个“咸”。这一次,我一连吃了2只,仍感觉不过瘾。在黑岛的3天里,我每顿吃2只鸭蛋。它让我彻底改变了对鸭蛋的偏见。我深深地领略了黑岛鸭蛋的诱惑力。我想,怪不得黑岛鸭蛋名声响,牌子硬,确实名符其实啊。离开黑岛时,我第一个想带走的就是黑岛鸭蛋。我委托老丁在渔民家采购了100只。

 

六、摘山麻楂,忆苦思甜
         在黑岛的日日夜夜里,最让我难忘的还有众多的山野菜,它让我大开眼界,什么“刺芽子”、“厥菜”、“水芹菜”等数不清。更多的还属满山遍野的山麻楂。这里的高岗上、山沟里,地埂旁,悬崖边,只要有土的地方就有山麻楂。绿油油,一簇一簇的。而山麻楂对我们大连人来说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许多人都吃过。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吃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“自然灾害”时,山麻楂曾救活了两代人的命。那年月连山麻楂根子都吃光了。如今,生活好了,人们又想起吃山麻楂了。有人曾不惜远行百十里,到效区乡下采摘。老丁招待我们的第一顿饭就有山麻楂包子。鲜嫩嫩的,非常好吃。丁夫人埋怨说:“人家搭老远从城里来,就给人家吃这个?”我们异口同声说:“行!挺好吃的!我们来就是要吃‘山珍海味’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回大连前一天,我和老朱到地埂边摘山麻楂,我摘得最多,能有10多斤。在我的鼓动下,老王也摘了一些。老周开始对山麻楂不感冒,结果夫人来电话要吃山麻楂包子,老周不敢抗旨,也跟我们一起上山摘山麻楂。我们每人都满载而归。

 

七、节气不到,鱼不咬钩
        5月4日下午,满潮时,为了不虚此行,老丁联系好船,让我们钓一次鱼。因为正赶上放海(收蚬子的季节)工作忙,老丁不能陪同我们。我们乘船向大海里进发。春天5月出去钓鱼,按节气讲,这可能是最早的一次。老朱说,这个进时候钓不到鱼。
        眼前是青堆子湾,滩很平,水很浅。船必须开出很远才能钓鱼。
        航行中,青山碧水,蓝天白云,我们的心情格外好。大家有说有笑,不知不觉过去40多分钟,船已经驶出很远了。我们到了一个叫南尖子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抛锚时出了点小麻烦,锚被塞进礁缝里,拔不出来了。我们只好下钩垂钓,“鱼喂子”是笔管蛸。不知是“鱼喂子”不好?还是节气不到?我们钓了半个多小时,毫无收获。正当大家扫兴之时,我钓上来一条黑鱼,有2两重。这突如其来的收获,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。我们又情绪高涨地钓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众人都没有收获,终于沉默不住了,纷纷要求返航。但因船锚被挂住了,把锚拔出来成了返航前迫在眉睫的大问题。大家想出了许多办法,又是一起拔萝卜似地拔了一阵子,又开船用机械化拔了一阵子,最后,终于成功了。我们返航了。
        往回走的时候,最愉快的是老朱,因为灵验了临来他的断言:“这个时候,钓不到鱼!”

 

八、波螺吃蚶,各有高招
         在退了潮的海滩上,我们被允许去赶海。我们穿上胶靴子,扛上耙子。在向导的带领下,来到海滩深处。我们开始赶海,耙蚬子。我们耙到了一些毛蚶子和飞蚬子,有的个头很大,我们赶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我清洗这些战利品时,发现一个秘密,有的毛蚶子和蚬子死了,但壳完好,仔细检查,发现毛蚶子靠根部都有一个小眼,很圆,很圆。我拿给老朱看,老朱通过分析断定:这不是自然形成的。既然不是自然形成的,那是怎么形成的?我们都在想。
        我一连又发现了好几个,便带回来向老丁请教。老丁告诉我们,这是被波螺吃掉的。一种叫肚脐波螺的贝类,它吃食时,将自己的头盘伸出来,裹住毛蚶子或者蚬子,然后分泌出一种酸,在毛蚶子或蚬子壳上腐蚀一个小洞,把酸液射进去。过一会儿,毛蚶子或蚬子的肉就变软腐化了,然后肚脐波螺就如愿以偿,把毛蚶子或蚬子的肉吸食得干干净净。哦,这真是一物降一物,看来什么动物都有天敌,这真是: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。
        我把有眼的贝壳带回来,给工友和孩子们上了一次自然课,都感到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 (写于2002年5月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