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连成子博客

敬天爱人 天道好还 http://hcwy-cz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代名门家训选粹  

2012-09-28 13:39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修身】古代名门家训选粹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“家训”,是指对子孙立身处世、持家治业的教诲。我国古代的政治伦理思想深受儒家学说的影响,名门世家,都注重对后世子孙的教育,于是出现了《家训》独特的文化现象。这些不同时代的《家训》都无一例外的以儒家“修、齐、治、平”为标准,把“修身”视作“齐家”、“治国”、“平天下”的前提,故其思想精髓就是儒家精髓的聚集。《家训》大都浓缩了作者毕生的生活经历和学术思想等方面内容,而且都是家族中的姣姣率先垂范者,不仅其子孙从中获得教益,就是今人读来也大有可借鉴之处。综观古今,中国叱咤风云的精英人物几乎都受到了家训的浸润,都对这些的历史的人物起到了极大的教育作用。家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历代名门家训是一笔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,批判地继承先人们留下的这一遗产,对于我们今天的家庭教育,社会文明建设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■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民心无常,惟惠之怀。为善不同,同归于治;为恶不同,同归于乱。尔其戒哉!(上天是不亲近谁的,只辅佐有德之人。民心是无常的,只怀念仁爱的君主。为善的方法不同,但都归于治理;为恶的方法不同,但都归于混乱。你要谨慎戒惧啊!)

周成王训蔡仲《尚书·蔡仲之命》

■我文王之子,武王之弟,成王之叔父,我於天下亦不贱矣。然我一沐三捉发,一饭三吐哺,起以待士,犹恐失天下之贤人。子之鲁,慎无以国骄人。

“周公戒伯禽”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

■为人父母,为业至长久,子孙骄奢忘之,以亡其家,为人子可不慎乎!

“周公戒成王”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

■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;不学礼,无以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孔子《庭训》(训儿子孔鲤)

■慎终如始。《诗》曰: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”

        春秋·曾参《告子言》

 ■吾欲汝曹闻人过失,如闻父母之名,耳可得闻,口不可得言也。好论议人长短,妄是非政法,此吾所大恶也,宁死,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汉·马援《诫兄子严敦书》

 ■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惟德惟贤,能服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刘备《敕后主辞》(《三国志·蜀书·先主传》)

       ■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。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漫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治性。 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诸葛亮《诫子书》

■人或毁己,当退而求之于身。若己有可毁之行,则彼言当矣;若己无可毁之行,则彼言妄矣。当则无怨于彼,妄则无害于身。……止谤莫如自修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魏·王昶:《戒子侄》

■人无志,非人也。但君子用心,所欲准行,自当。量其善者,必拟议而後动。若志之所之,则口与心誓,守死无二。

■宏行寡言,慎备自守,则怨责之路解矣。

■夫言语,君子之机,机动物应,则是非之形著矣。故不可不慎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魏·嵇康《家诫》

■恭为德首,慎为行基,愿汝等言则忠信,行则笃敬。无口许人以财,无传不经之谈,无听毁誊之语。闻人之过,耳可得受,口不得宣。思而后动。……

            西晋·羊祜《戒子》

■尔为吏,以官物遗我,非唯不能益我,乃以增吾忧矣。

陶侃为浔阳县衙小吏,曾掌鱼市交易。有一次他派人送给母亲一条腌鱼,母亲湛氏退还腌鱼,并且写了封信责备陶侃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东晋·陶侃母《书责陶侃》

■勤学行,守基业,修闺庭,尚闲素。如此,足无忧患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南朝·齐·萧嶷《戒子》

【修身】古代名门家训选粹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■父母威严而有慈,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矣。

■人生小幼,精神专利,长成已后,思虑落逸,固须早教,勿失机也。吾七岁时,诵《灵光殿赋》,至于今日,十年一理,犹不遗忘,二十之外,所诵经书,一月废置,便至荒废矣。

■铭金人云:“无多言,多言多败;无多事,多事多患。”至哉斯戒也!能走者夺其翼,善飞者减其指,有角者无上齿,丰后者无前足,盖天道不使物有兼焉也。古人云:“多为少善,不如执一;鼹鼠五能,不成伎术。”

北齐?颜之推《颜氏家训》

■女子既嫁,若是夫家贫乏,父母兄弟当量力周恤,不可坐视。其有贤行,当令子女媳妇敬事之。其或不幸夫死无依,归养于家可也。俗于亲戚富盛则加亲,衰落遂疏远,斯风最薄,所宜切戒。……

■世人多蔽,贵耳贱目,重遥轻近。少长周旋,如有贤哲,每相狎侮,不加礼敬;他乡异县,微藉风声,延颈企踵,甚于饥渴。校其长短,考其精粗,或彼不能如此矣。所以鲁人谓孔子为东家丘;昔虞国宫之奇,少长于君,君狎之,不纳其谏,以至亡国,不可不留有余地心也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北齐·颜之推《颜氏家训》

■兄弟者,分形连气之人也,方其幼也,父母亲左提右挈,前襟后裾,食则同案,衣则传服,学则连业,游则共方,虽有悖乱之人,不能不相爱也。及其壮也,各妻其妻,各子其子,虽有笃厚之人,不能不少衰也。

■天地鬼神之道,皆恶满盈。

          北齐·颜之推《颜氏家训》

■奉先思孝,处下思恭;倾己勤劳,以行德义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唐·李世民《帝范》

■孙叔敖为令尹,一老父教之云:“位益高而意益下,官益大而心益小。”袁子云:“贫贱愿人接己,富贵忘己接人。”

            唐·李恕《戒子拾遗》

■后世子孙仕宦,有犯赃滥者,不得放归本家;亡殁之后,

不得葬于大茔之中。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北宋·包拯《家训》

■上品之人,不教而善;中品之人,教而后善;下品之人,教亦不善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北宋·邵雍《戒子孙文》

■藏精于晦者则明,养神于静则安。晦所以蓄用,静所以应动,善蓄者不竭,善应者无穷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北宋·欧阳修《示子》

       ■玉不琢,不成器,人不学,不知道。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,虽不琢以为器,而犹不害为玉也;人之性因物则迁,不学则迁,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,可不念哉!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北宋·欧阳修《示子》

■凡为人弟者,不敢以富贵加于父兄宗族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北宋·司马光《居家杂仪》

■公(张文节,宋真宗时宰相)叹曰:吾今日之俸,虽举家锦衣玉食,何患不能?顾人之常情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吾今日之俸,岂能常存?一旦异于今日,家人习奢已久,不以顿俭,必致失所。岂若事居位、去位,身在、身亡,常如一日乎?呜呼!大贤之深谋远虑,岂庸人所及哉!

■众人皆以奢靡为荣,吾心独以俭素为美。

 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北宋·司马光《训俭示康》

■孔子曰:“均无贫,和无寡,安无倾。”善为家者尽其所有而均之,虽粝食不饱,弊衣不完,人无怨矣。夫怨之所生于自私及有所厚薄也。

■夫生生之资,固人所不能无,然勿求多余,多余希不为累矣。

            北宋·司马光《训子孙文》

    ■人虽至愚,责人则明;虽有聪明,恕己则昏。尔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,恕己之心恕人,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北宋·范纯仁《戒子弟言》

■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流,积为江河;星星之灼,燎于原野,其始至微,其终至巨。

  ■沉默缓畏,遇物和而有容,语言举止务淹雅凝重,喜怒不形于色,然后可以为佳士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北宋·梁焘《家庭谈训》

    ■君子居不欺乎暗屋,出不践乎邪径,外讷于言而内敏于行,然后身立而名著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北宋·贾昌朝《戒子孙》

       ■人生世间,自有知识以来,即有忧患不如意事。小儿叫号,皆有不平。自幼至少至老,如意之事常少,不如意之事常多。虽大富贵之人,天下之所仰羡以为神仙,而其不如意处,各自有之,与贫贱人无,无特所忧患之事异尔。故谓之缺陷世界,以人生世间,无足心满意者。能达此理而顺受之,则可少安……

  ■言忠信,行笃敬,乃圣人教人取重于乡曲之术。盖财物交加,不损人而益己;患难之际,不妨人而利己,所谓忠也。有所许诺,丝毫必偿;有所期约,时刻不易,所谓信也。处事近厚,处事近厚,处心诚实,所谓笃也。礼貌卑下,言辞谦恭,所谓敬也……

  ■凡人行己,公平正直。可用此以事神,而不可恃此以慢神;可用此以事人,而不可恃此以傲人……至于君子而偶罹于灾祸者,多由自负以召致耳……

  ■行高人自重,不必其貌之高;才高人自服,不必其言之高。

  ■丰俭随其财力,则不谓之费。不量财力而为之,或虽财力可办,而过于侈靡,近于不急,皆妄费也。年少主家事者,宜深知之。

■中产之家,凡事不可不早虑。有男而为之营生,教之生业,皆早虑也。

■同居之人,或相往来,须扬声曳履,使人知之,不可默造,虑其适议及我,则彼此愧惭,进退不可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南宋·袁采《袁氏世范》

■食已无事,经史文典谩读一二篇,皆有益于人,胜别用心也。

  ■童子涉世未深,良心未丧。常存此心,便是作圣之本。

  ■夜卧不眠,常须息心定志,勿妄筹画无益之事及起邪思。当审观此身暂聚不久,既死之后,急急殓藏,盖其败坏不可堪见,方此之时,谁为我者?如此思之,用意劳神、凿空妄作、名利之心可皆灰灭。以此涉世,遇患鲜矣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南宋·江端友《戒子》

■大抵人情慕其所无,厌其所有,但念此物若我有之,竟亦何用?

■厚葬于存殁无益,古今达人,言之已详……至于棺柩亦当随力……勿为人言所摇,木入土中,好恶何别耶?

■广召乡邻,又无益于死者,徒为重费,皆不须为也。

■石人石虎之类,皆当罢之。欲识墓处,立一二石柱可也。

            南宋·陆游《放翁家训》  

  ■夫谋利而不遂者,不百一;谋名而不遂者,不千一;今处世不能百年,而乃侥幸于不百一不千一之事,岂不痴甚矣哉!

  ■一家之事,贵于安宁和睦悠久也,其道在于孝悌谦逊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宋·陆九韶《居家正本制用篇》

■处世无私仇,治家无私法。勿损人而利己,勿妒贤而嫉能。勿称忿而报横逆,勿非礼而害物命。

■见不义之财勿取,遇合理之事则从。诗书不可不读,礼义不可不知。子孙不可不教,童仆不可不恤。斯文不可不敬,患难不可不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宋·朱熹《朱子家训》

     ■君子岂不为子孙计?然其子孙计,则有道矣。种德一也;家传清白,二也;使之从学而知义,三也;受以资身之术,如才高者,命之习举业,取科第,才卑者,命之以经营生理,四也;家法整齐,上下和睦,五也;为择良师友,六也;为娶淑妇,七也;常存俭风,八也。……

              南宋·倪思《经锄堂杂志》

 ■《易》曰:“乱之所由生也,言语以为阶。君不密则失臣,臣不密则失身。”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宋·叶梦得《石林家训》

   ■当官之法唯有三事,曰清,曰慎,曰勤。知此三者,则知所以持身矣。知此三者,可以保禄位,可以远耻辱,可以得上之知,可以得下之援。然世之仕者,临财当事不能自克,常自以为不必败。持不必败之意则无所不为矣,然事常至放败而不能自已。故设心处事,戒之在初,不可不察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宋·吕本中《童蒙训》

■女训云:家之和不和,皆系妇人贤否。何谓贤?事舅姑以孝顺,奉丈夫以恭敬,待娣姒以温和,接子孙以慈爱,如此之类是已。何谓不贤,淫狎妒忌,恃强凌弱,摇鼓是非,纵意徇私,如此之类是已。天道甚近,福善祸淫,为妇人者,不可不畏。

  ■为家长者,当以至诚待下,一言不可妄发,一行不可妄为,庶合古人以身教之之意。

■立家之道,不可过刚,不可过柔,须适厥中。

■亲姻馈送,一年一度,非常庆吊,则不拘此。切不可过奢,又不可视贫而加薄,视富而加厚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元·郑太和《郑氏规范》

  ■贫贱而不可无者,节也贞也;富贵而不可有者,意气之盈也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明·方孝孺《家人箴》

■吾人生于天地之间,只思量做得一个人,是第一义,余事都没要紧。做好人,眼前觉得不便宜,总算来是大便宜。做不好人,眼前觉得便宜,总算来是大不便宜。千古以来,成败昭然,如何迷人尚不觉悟?真是可哀!吾为子孙发此真切诚恳之语,不可草草看过。以孝悌为本,以忠信为主,以廉洁为先,以诚实为要,临事让人一步,自有余地;临财放宽一分,自有余味。善须是积,今日积,明日积,积小便大。一念之差,一言之差,一事之差,有因而丧身亡家者,岂不可畏也!

■言语最要谨慎,交游最要审择。多说一句不如少说一句,多识一人不如少识一人。若是贤友,愈多愈好,只恐人才难得,知人实在难耳。语云:“要做好人,须寻好友,收酵若酸,哪得甜酒?”又云:“人生丧家亡身,言语占了八分。”皆格言也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明·高攀龙《高氏家训》

  你发愤立志做个君子,则不拘做官不做官,人家都敬重你,故吾要你第一立起志气来。

 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明·杨继盛《杨忠愍公遗笔》

  ■人常咬得菜根,则百事可做。骄养太过的,好看不中用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明·姚舜牧《药言》

  ■位之得不得在天,德之修不修在我。毋弃其在我者,毋强其在天者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明·袁衷等录:《庭帏杂录》

  ■一孝立,万善从,是为肖子,是为完人。

凡人为子孙计,皆思创立基业。然不有至大至久者在乎?舍心地而田地,舍德产而房产,已失其本矣……

■才不宜露,势不宜恃,享不宜过。能含蓄退逊,留有余不尽,自有无限受用。

■淡泊二字最好。淡,恬淡也,泊,安泊也。恬淡安泊,无他妄念,此心多少快活!

■看圣贤千言万语,无非教人做个好人,人谓做好人难,余谓极易。不做不好人,便是好人。

■阿谀从人可羞,刚愎自用可恶,不执不阿,是为中道。

     ■一日之计在于寅,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生之计在于勤。起家的人,未有不始于勤而后渐渐流于荒惰,可惜也。

  ■居家之要,在勤俭二字,既勤且俭,尤在忍之一字。

  ■偶以言语之伤,非横之及,不胜一朝之忿,构怨结仇,致倾家室。可惜历年勤俭之苦积,一朝轻废也,而况及其身,并及其先人哉。宜切戒之。

  ■家处穷约时,当念守分二字;家处富盛时,当念惜福二字。

■惟清修可胜富贵,虽富贵不可不清修。

■贤不肖皆吾子,为父母者切不可毫发偏爱。偏爱日久,兄弟间不觉怨愤之积,往往一待亲殁而争讼之。创业思垂永久,全要此处见得明,不贻后日之祸可也。

            明·姚舜牧《药言》

■知有己不知有人,闻人过不闻己过,此祸本也。

  ■少年人只宜修身笃行,信命读书,勿深以得失为念。所谓得固欣然,败亦可喜。

  ■人品须从小做起,权宜、苟且、诡随之意多,则一生人品坏矣。

  ■器量须大,心境须宽。

■一念不慎,败坏身家有余。

■处乱世与太平时异,只一味节俭收敛,谦以下人,和以处众。

■秀才不入社,做官不入党,便有一半身分。

鸟必择木而栖,附托匪人者,必有危身之祸。

语云:“身贵于物。”汲汲为利,汲汲为名,俱非尊生之术。

            明·吴麟徵〈家诫要言〉

  ■传家两字,曰读与耕。兴家两字,曰俭与勤。安家两字,曰让与与忍。防家两字,曰盗与奸。亡家两字,曰淫与暴。……

  ■子孙不患少,而患不才;产业不患贫,而患喜张;门户不患衰,而患无志;交游不患寡,而患从邪。不肖子孙眼底无几句诗书,胸中无一段道理,神昏如醉,体懈如瘫,意纵如狂,行卑如丐,败祖宗成业,辱父母家声。是人也,乡党为之羞,妻子为之泣,岂可入吾祠,葬吾茔乎?戒石俱在,朝夕诵念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·吕坤《孝睦房训辞》

■做人家,切弗贪富,只如俗言“从容”二字甚好……假如八口之家,能勤能俭,得十口资粮;六口之家,能勤能俭,得八口资粮,便有二分余剩。何等宽舒,何等康泰。

■家庭礼数,贵简而安,不欲烦而勉。……凡人田产钱财交涉者,定要随时讨个决绝,拖延生事。

■周旋亲友,只看自家力量,随缘答应穷亲穷眷,放他便宜一两处,才得消谗免谤。

■贫人弗说大话,妇人弗说汉话,愚人弗说乖话,薄福人弗说满话,职业人弗说闲话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明·温璜述:《温氏母训》

【修身】古代名门家训选粹 - 宇闻 - 宇闻的博客

 ■【朱子家训】: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;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。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,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宜未雨而绸缪,毋临渴而掘井。自奉必须令人俭约,宴客切勿留连。器具质而洁,瓦缶胜金玉;饮食约而精,园蔬愈珍馐。勿营华屋,勿谋良田。三姑六婆,实淫盗之媒;婢美妾娇,非闺房之福。奴仆勿用俊美,妻妾切忌艳妆。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诚;子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居身务其质朴,训子要有义方。勿贪意外之财,莫饮过量之酒。与肩挑贸易,毋占便宜;见贫苦亲邻,须加温恤。刻薄成家,理无久享;伦常乖舛,立见消亡。兄弟叔侄,须分多润寡;长幼内外,宜辞严法肃。听妇言,乖骨肉,岂是丈夫?重资财,薄父母,不成人子!嫁女择佳婿,毋索重聘;娶媳求淑女,勿计厚奁。见富贵而生谄容者,最可耻;见贫穷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。居家戒争讼,讼则终凶;处世戒多言,言多必失。毋贪口腹而恣杀牲禽。乖僻自是,悔误必多;颓惰自甘,家道难成。狎昵恶少,久必受其累;屈志老成,急则可相倚。轻听发言,安知非人之谮诉?当忍耐三思;因事相争,安知非我之不是?须平心再想。施惠无念,受恩莫忘。凡事当留余地,得意不宜再往。人有喜庆,不可生妒忌心;人有祸患,不可生喜幸心。善欲人见,不是真善;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见色而起淫心,报在妻女;匿怨而用暗箭,祸延子孙。家门和顺,虽饔飧不继,亦有余欢;国课早完,即囊橐无余,自得至乐。读书志在圣贤;为官心存君国,岂计身家!守分安命,顺时听天。为人若此,庶乎近焉。

明·朱伯庐《治家格言》

■不必言古圣贤孝弟之行,如大舜、武、周、泰伯、伯夷,各造其极。只如晨省昏定,推梨让枣,有何难事,而今人甘心不为。极而至于生不能养,死不能葬,大不孝于父母;有无不通,长短相竞,大不友于兄弟。噫!是即孩提时,顷刻不见父母,则哭泣不止,兄弟同床共席,则相怜相爱之孝子悌弟也。人皆望长而进德,奈何反至于此?

            明·朱柏庐《劝言》

■毋以小嫌而疏至亲,毋以新怨而忘旧恩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明·许相卿《许云屯贻谋》

■虚伪诡诈,机谋行径,我非不能,实不为也。非惟天不可欺,即人亦难瞒。

■丈夫处世,发奋自强,何事不可为,何地不能到,乃忌人才能,忌人学问,忌人富贵?

            明·王汝梅《王氏家训》

■能容人,是大器。凡做人,在心地。心地好,是良士。心地恶,是凶类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明·庞尚鹏《庞氏家训》

■胆欲大,心欲小;智欲圆,行欲方。大志非才不就,大才非学不成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明·郑晓《训子语》

■志之所趋,无远不届;志之所向,无坚不入。

■人能清心寡欲,不惟少忘,且病亦鲜也。

■人在幼稚,精神专一通利,长成之后,则思虑散逸外驰,是故应须早学,勿失机会。朕七八岁所读之经书,至今五六十年犹不遗忘,至于二十以外所读经书,数月不温即至荒疏矣。

■凡人持身处世,惟当以恕存心,见人有得意事便当生欢喜心,见人有失意事便于工作当生怜悯心,此皆自己实受用处。若夫忌人之成,乐人之败,何与人事?徒自坏心术耳。古语云:“见人之得,如己之得;见人之失,如己之失。”如是存心,天必佑之。

  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清?爱觉新罗?玄烨《圣祖庭训格言》

  ■做人最忌是阴恶。处心尚阴刻,做事多阴谋,未有不殃及子孙者。语云:有阴德者必有阴报……先人有言:“存心常畏天知。”吾于斯语,夙夜念之。

  ■以忠信为心,出言行事内不欺己,外不欺人,久而家庭信之,乡国渐信之,甚至蛮貊且敬服之。由其平生之所积然也,故曰诚能动鬼神。若怀欺挟诈,言不由中,行无专一,欺一二人将至人人疑之,一二事不实,事事以为不实,凡所接对,莫不猜防怨恶,将何以自立于天地间!每见年少之日,自谓智能,虽在父子兄弟间,说不从实,举动诡秘,见恶亲长,取贱乡邻,虽至老死,后人犹引以为戒,哀哉!

  ■人子事亲多方,只生事尽力死事,尽思二语蔽之。

  ■人家不论大小,总看此身起。此身正,贫贱也成个人家,富贵也成个人家,即不能大好,也站立得住……所以修身为急,教子孙为最重,然未有不能修身能教子孙者也。

  ■人心至灵至动,不可过劳,亦不可过劳,亦不可过逸,惟读书可以养之……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。

  ■富贵贫贱,总难称意,知足即为称意。山水花竹,无恒主人,得闲即为主人。

■待下我一等之人,言语辞气,最为要紧。

■人生豪侠周密之名,最不易副。事事应之,一事不应,遂生嫌怨;人人周之,一人不周,便存形迹。若平素俭素,见谅于人,省无穷物力,少无穷嫌恶,不亦便乎?

■世家子弟,其修行立名难,较寒士百倍。何以故?人之当面待之者,万不能如寒士之古道。小有失检,谁肯面斥其非?微有骄盈,谁肯深规其过?幼而娇惯,为亲戚之优容;长而习成,为朋友之所谅恕。

            清·张英《聪训斋语》

  ■夫家所以齐者,父曰慈,子曰孝,兄曰友,弟曰恭,夫曰健,妇曰顺……

■人不可孤立,孤立则危。天子之尊,至于一夫而亡,况其下乎?一家之亲而外,在宗族当不失宗族之心,在亲戚当不失亲戚之心,以至乡党朋友亦如之,以至朝廷邦国亦如之。欲得其心非他,忠心以存心,敬慎以行己,平恕以接物而已。人情不远,一人可处,则人人可处……尊长成其尊长,能教率卑幼;卑幼安其卑幼,能听顺尊长,虽目前衰落,已有勃兴之势。若其反此,目前虽隆,替可待也。

■难得者兄弟,易得者财产。

■家之兴替,全不系乎富贵贫贱,存乎人之贤不肖耳。贫贱而好修饬行,兴隆之道;富贵而纵恣背理,败亡之辙也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清·张履祥《训子语》

    ■多言宜戒,直言亦不可率发。惟善人能受尽言,善人岂可多得哉?

   ■爱子弟者动曰“幼小不宜劳力”,极为谬论。无论从古英贤、名臣、名将,无一懦软不耐劳者,即乡曲四民中,稍能自立,有一不勤不劳者乎?所虑自幼娇养,他日必一无知能,偶有动作,不堪其苦,终为弃材矣。若富贵家谓可坐食,噫,天下能一生安享坐食者几人哉?劳之不习,事理万不能通达。劳字所该甚广,而教幼子先自习力作、习礼节始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清·汪辉祖《双节堂庸训》

    ■古人行事。计是非,不计利害。今人利害亦不计,国法则曰可以幸逃,地狱则曰何曾眼见。当世之名,后世之责,更所不计,大都图目前受用而已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·谢启昆《训子侄文》

■子孙若如我,留钱做什么?贤而多财,则损其志;子孙不如我,留钱做什么?愚而多财,益损其过。

清·林则徐《家训》

■慎独则心安,主敬则身强,求仁则人悦,习劳则神钦。

清·曾国藩《诫子书》

■天下古今之庸人,皆以一惰字致败,天下古今之才人,皆以一傲字致败。

■读书如譬若掘井,掘数十井而不及泉,不如掘一井而见泉。

清·曾国藩《家训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